商铺遭冷遇 消化完商铺存量需8年

楼市资讯 2020-04-21

“本来去年年初就想要买铺,后来见商品房价格都在下滑,就想着等等吧,谁知一等等到今年,价钱是便宜了,可也不敢下手了。”2015年11月13日下午,家住西安市团结南路的叶辉说,现在卖商铺的小广告四处都是,可越这样越不敢买了。

叶辉和妻子在土门经营着一家文具店,他一直盼着能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店面,可是,“好像就从去年春天开始,生意开始不行了,旁边的店今天这家关了,明天那家关了”,叶辉说,考虑再三,想着与其把商铺接到手里占资金,还不如先等等。

在很多人看来,“一铺养三代”是个无需质疑的商业结论,有一间铺,不仅可以出租、自用,还可以作为不动产借贷、担保、在急需时变现,甚至赠与、捐助——然而,随着互联网+在近年来的持续冲击和蔓延,这一切都在改变……

出租广告打了三年多都没租出去

对此深有感触的是鲁克刚。他曾是叶辉在钢厂的老邻居,今年43岁,2012年年底,他搬到丰庆路上一家小区,就是那时,他也对买间商铺有了打算。

“我以前一直在厂里上班,没什么手艺,所以,就觉得要是有间商铺,以后养老、孩子念大学,能有个靠。”鲁克刚说,当时他就看上了小区外面的一排商铺。只是一问价,才知道这些铺已经卖过了,他便打消了念头。

后来,他在这些商铺的玻璃上看到了很多橡皮擦大小的出租广告,“好像是一平米得200元吧。”鲁克刚问过后盘算了一下,要是租个40平方米的商铺,光一个月的租金近万元。可能因为租价高,从20012年底至今,已有三年,被鲁克刚惦记着的商铺还没有一家出租出去。

由鲁克刚带路,11月12日华商报记者找到了这些商铺。如今,这些商铺新挂上的广告除“租”之外,又增加了“售”。

在 距离水司一公里左右的西稍门,是传统经济较为活跃的商业区,然而眼下这里关门、转租、频频换主已成店面常态。如在靠近西稍门十字一段50米不到的路段上, 不仅卖冒菜的关了门,邻近一家存在多年的娱乐场所也关了门,再往前,临街的三家店已经歇业转租,而楼上的火锅城业已在当地居民眼里“换过了三次牌子”,两 年前很火的一家娱乐城,也更了名。

而这种情形在小寨、胡家庙、韩森寨,都比较普遍,如长缨西路某小区一层的临街商铺,仅记者17日上午9时至11时观察,12家商铺中,仅有5家在开门营业,而其余的,不是转租,便是原因不明关着门,有附近居民称,其中一家卖休闲食品的店,已有三四个月没开门了。

八百多平米商铺难租售愁煞投资客

相比于店主和租客种种感触,拥有800多平方米商铺的郝建松(化名)正在“苦熬”。从2013年至今,这个在商业上摸爬滚打了三十年之久的老生意人,开始遭遇到人生的“滑铁卢”。

郝建松今年57岁,早年做过古董生意,又搞过文物复制,由于深信“小心驶得万年船”,生意做得顺风顺水,然而,就是2010年的这次商铺投资,让他第一次体验到痛苦和无奈。

“2009年年底,一个生意上的朋友告诉我,说城西一个开发商资金紧张,商铺、房子都很便宜,”郝建松说“就去看了看商铺,商铺一口价一万一,考察后,2013年,一下投了八九百万,当年秋天把铺拿到”。

可是拿到商铺的郝建松丝毫没有喜悦,因为位于大厦二层,天然气没装不说,电路也有故障。原本他是打算商铺到手后长期出租,或做网吧、或开足浴店、搞餐饮,都没问题,然而将所有配置问题都解决之后,来询租的人却始终寥寥无几。

他 给记者算了笔账,如到手时就能租出,每年的租金收入,不仅能弥补提前交钱的损失,到第二年还会有至少超过银行利息一倍的收入,可是租不出去,钱就成了死 钱,尤其产权证没拿到,抵押贷款办不成,做其他生意都受影响。“以前商铺日租金就在十四五元一平米,现在出价在六七块钱一平米,还难出租。”郝建松说,由 于市场整体不好,现在只想尽快出手,“哪怕亏上百十万。”


关键词:商铺  冷遇 消化 

免责声明:本站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(QQ:422026368)